当前位置:主页 > 78222 >

2人超级搞笑相声超长剧本

发布日期:2020-02-13 02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知道合伙人音乐行家采纳数:10910获赞数:118747在大学参加管弦乐团期间,接触多种中西乐器,排练各种合奏曲目,对音乐基础理论和乐器演奏有一定的了解。

  甲:为人民服务吗!为满足老百姓吗。我们从加班加点,早上一睁眼那,排队等着。求字的人都满了,这儿站着,我在这等着。

  甲:哎,我们那作品都一“卷”,一“卷”的。这个赶上中午吃饭人多还行,平时也就一天百十块钱。

  甲:拿我那笔,刷颜料。怕不干,底下字台生火烤着,上边拿扇子扇着。前边有几个砚台,铁的,搪瓷的。装的墨粉,有甜有咸,有时候抓有时候刷。“要朱砂不要?…少来,好!”

  甲:我拿着毛笔在上面写起来,常翻面,写好了,落了款,卷起来“拿好!下一位!”大书法家!

  甲:谁说刷酱了?谁说刷酱了?你看我这相貌仪表,风度气质,我像烤羊肉串的嘛?

  甲:你打听打听,你打听打听,有多少大人物曾经去我们学校参观访问,称赞我们学校有人才,好!

  甲:小泉在日本,看报纸,一瞧,哈尔滨有高人,叫王峰,文章非常可口,他爱好中国书法。

  甲:一人一个写字台(动作)。一看小泉来了同学们都很热情,推着字台就来了:“来几串?”

  甲:校长叫我们,“别乱别乱!都站好,站好。今天呀,咱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小泉先生来咱们学校访问,咱们大家欢迎。”

  甲:小泉冲我们点头致意,然后说“尊敬的校长,各位同学,大家好,今天小泉很荣幸,能够来到贵校访问。”

  甲:“众所周知,贵校历史悠久,声名远播,别具一格,独具特色。今天到贵校,就是想亲身体验一下贵校的‘风味’。”

  甲:小泉对我们校长说,“校长,我有个提议,不知尊意可否?”我们校长说,“您请说吧。” 小泉说:“久闻贵校人才济济,藏龙卧虎,我想出个题目考一考这些学生,不知您意下如何。”

  甲:写完了小泉扶着这儿:“看着啊,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,多,少。”

  甲:“好嘞!”,我们同学个个是争先恐后,先把纸做好,然后饮饱了笔,刷刷刷刷,一人对诗一首,往跟前儿一送,“来!来!您、您来我这个!”“您来我这个!”……

  甲:鉴赏了四百多份文章,就吃到我这个,堂堂堂吃完了眼睛直放关光啊,“……嗯,好!好!好!此篇华翰是哪位才子的文章?” 乙:问是谁做的。

  甲:我赶紧过来了:阁下,我写的。好啊,可称饱学鸿儒啊,可能照此文章再烤一篇?

  甲:(模仿小泉,右手拿着手机,左手捂着耳朵,边走边找信号状。)“喂!喂?……靠!”

  甲: “喂?……啊,我是小泉。喂?喂?(躺下,乙扶甲)这回好点了,噢,布什,布哥!啊,你好你好……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了,你手机没充值啊。

  甲:我。。。你。。。萨达姆。。不是。。。扎卡维都死。。。拉登。。。啊,xxx哪!!

  甲:打完电话,又走过来,向我们校长说道:“校长,刚才是美国的总统先生的电话。”

  甲:“布什说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公开聘请一位“超等总理”,我看令高足王峰君,饱学鸿儒,著作等身,风味独特,有浓郁的新疆风味,我看他去挺好,不知校长意下可否?”

  甲:校长一听, “好,您多栽培!”我一听吓坏了,地不熟,我可不愿意去呀!

  甲:灵巧啊。你像咱们住的那二楼,一个跟头就上去了;这管灯,噌一下子就上去了。

  甲:贼干嘛啊,助人为乐给人开锁吗,不管什么锁,我爸爸看看弄根面条就捅开了。

  甲:我爸爸说不行你就学武术吧,你哥哥也闲着那,学武术吧。我说学武术你教我啊?不行咱们有规矩,爹是练武术的,儿子要练得交到外边去。

  乙:虎岭啊?那地方我可熟,那可没出过什么大武术家,那净是卖粽子的,端午节吃的粽子。

  甲:你不练这个,你哪懂啊?!我父亲说明来意:两个犬子托负与您,您老多加心。

  甲:比如说老师打你了,你寻短见,老师不负责任。我爸爸眼泪都下来了,可你要不写,俩孩子前途怎么办? 乙:是。

  甲:讨厌,讨厌。都摆好了,师父看看我,我可要写了。写吧,要不我替你写,我写字有一套。

  甲:我师父把我拔了开了,研得了墨片饱了笔,我师父眼泪也下来了:这笔不落俩孩子命在,笔一落这是两条人命啊!屋里的气分很凝固,二十分钟没人说话,我师父叹了口气把笔放下了,咳别写了。

  甲:练武术是循序渐进,一上来练《葵花宝典》?不可能。先练掌,再练拳,最后练兵刃。

  甲:练呢练成了再换铁的啊。再练拳,铁豆子,堂堂堂捣,把铁豆子砸碎了!! 乙:哎呀!

  甲:院中有一棵一百多年的枣树,堂,堂,堂,打三下放下歇会儿。 乙:三下就歇啊?

  甲:是,谨遵老师教诲。每当听到您这些正义的言词我就五内彭湃,就想找一个恶势力跟他同归于尽。 乙:豁!

  甲:碰见了自己年轻时候红颜知己的女儿,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,师父知道自己的江湖生涯结束了,自己注定要远离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日子。老人家以85岁高龄毅然决然带上假发还俗去了。 乙:跑了?

  甲:我师父走了,我们的功夫可不能搁下,天天照样儿练(动作)。有一天我们哥俩正练着呢,有人叫门,开开大门一看,这个人手拿拜匣,我接过拜匣一看,里边有一请帖,“瓮中鳖”压运公司。

  甲:瓮中鳖就是跑不了,就是他们压运的东西很安全。他们经理,请我们哥俩保趟镖,你说去不去? 乙:去呀!

  甲:太客气了,来吧哥哥上车吧。你上那边我上这边,一起上省的翻一个轱轳不好坐。

  甲:坐好了,大个把这弄好了,古录古录,这车上讲究,这叫独轮王八拱。拱到了压运公司,门分左右,老少英雄都出来迎接我们哥儿俩,都是三山五岳的英雄,四面八方的好汉,当中闪出一位老先生,须发皆白,年过七旬,看见我们哥儿俩来了,赶步上前抱拳拱手:“不知二位壮士驾到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!”我们叙过客套,穿过二道门儿,迎面一个二楼,老头没走楼梯,冲我们哥俩一抱拳:“二位壮士,请楼上饮酒。”

  甲:急中生智冲我哥一努嘴“恩”我哥从怀里掏出暗器“叭”往旁边一扔,我拿手一指“哎呦,老爷子,有刺客”。老头急了,领这些人,走咱们追去。他们走了,一拉我哥哥,走,上楼梯。

  甲:摆的是()吃饱喝足,我说告辞了!别走!别吃完就走。请二位过过汗儿吧!

  甲:这回怎么下去?站在楼梯边上,一踹我哥哥,古录录他滚楼梯“慢点慢点”我追下来了。

  甲: 当时我哥哥一看院子当中摆着十八般兵刃,他伸手拿起一杆大枪,我哥哥练了一趟六合枪。

  甲:拿起大枪,刚要练,我说哥哥,你感冒刚好可别重复了。对,放下大枪,气不长出面不更色。

  甲:今天我左手是刀右手是枪。一伸手抄过枪来,实心大铁枪,一掉个,枪尖冲下,叭叉在地上“老爷子您扶着点,我挑口刀去”老头俩手纂着“那边,那边都是刀”。我来到这边,一看还真有好刀,刚要抽还没抽出来,只见西北前天来块乌云,古录古录一打雷,只听“卡叉”一声劈雳,再看老头躺地下这样了。

  甲:我很喜欢这个游戏。我说这样吧,我只练刀吧。一伸手仓郎郎,把这口刀趁出来了,今天让大伙瞧瞧,着叫“夜战八方藏刀式”

  甲:练完刀,老人家说:“现如今有有一趟镖请您二位去保,来来来请二位验验镖吧!”

  甲:就是看看我们保的是什么。把我们让到后跨院,我一看明白了,这是暗镖。来到这一看,窝瓜,白菜,香焦,茄子。。。

  甲:打这我们可就出来了,走亲河沙河长平县,南口青龙桥康庄子,怀来县康庄子,沙城保安康庄子,下花院康庄子,张家口康庄子。。

  甲:康庄子我熟。到康庄子我饿了,依着我哥哥打尖住店;我说,不行,头一次保镖,要落个好名声。

  甲:连夜而行。出去康庄子四十多里地,就看前边一带黄沙岗,有一片密松林,就听:叭!一声响箭,吱喽!一声呼哨,呛啷啷一棒铜锣响,可了不得啦!

  甲:,噌,噌,窜出四十多名喽罗兵,当中为首的黑大个儿,手拿镔铁大棍,口念山歌。

  甲:俩人打他总占便宜,我和我哥哥一块上。枪来刀去,刀来枪往,我抓着破绽大刀一挥,斗大的脑袋就地翻滚我是嚎啕大哭。